【他山之石】溫州中院:關于執行移送破產程序的會議紀要(三)及解讀

時間:2020-06-29

來源:

閱讀:0

字體:[] [] []

打印



按語:為充分發揮破產程序功能,進一步實現執行程序和破產程序有效銜接和運行順暢,明確執行部門和破產審判部門職責,加強協作,提升質效,積極推進辦理破產便利化,優化溫州法治化營商環境,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案件移送破產審查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深化執行與破產程序銜接推進破產清算案件簡易審理若干問題的會議紀要(二)》等相關規定,結合溫州實際,溫州中院制定了本紀要。




 第一條  立案、審判、執行、破產各部門應當以糾紛化解的程序融通為導向,依法履職、各司其職、各負其責,形成立審執破兼顧的工作格局。

 第二條  執行部門和破產審判部門應當以“應移盡移、應立盡立”為原則,進一步完善執行程序與破產程序的銜接機制,最大限度維護各方當事人合法權益。

 第三條  包含以企業法人作為被執行人的案件,未征求申請執行人或者被執行人是否移送破產審查意見的,不得對該案件以終結本次執行程序方式結案。同意移送破產審查的,執行案件按以下方式結案:

(一)案件中僅有一個被執行人的,在做出移送決定書后,可依法終結本次執行程序。企業法人被裁定宣告破產后,立“執恢”案號并終結執行結案。

(二)案件中存在多個被執行人,其他被執行人執行完畢、和解或終結本次執行程序條件具備時,對全案按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結案。企業法人被裁定宣告破產后,其他被執行人已執行完畢的,立“執恢”案號按終結執行結案;其他被執行人仍在執行程序中或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的,以首執案號裁定對被宣告破產的被執行企業法人終結執行。

 第四條  對被執行人為企業法人的財產,依法不對其適用參與分配制度。除對執行財產享有擔保物權或其他優先權的債權人申請優先受償外,對于普通債權,按照財產保全和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先后順序清償,促使債權人通過“執轉破”程序主張實體權利。

 第五條  執行程序中對符合個人債務集中清理條件的自然人,可以引導其申請啟動個人債務集中清理程序。

 破產程序中或者破產程序終結后,對企業債務負有清償責任的自然人符合個人債務集中清理條件的,可以引導其申請個人債務集中清理程序。

 辦理個人債務集中清理案件可參照本紀要執行。

 第六條  執行移送破產案件優先考慮由執行部門員額法官與破產審判部門員額法官組成聯合合議庭審理。

 第七條  移送破產審查的執行案件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一般由執行部門員額法官承辦或參與辦理破產案件:

(一)長期執而未結的;

(二)經過執行審計的;

(三)主要財產為抵押財產的;

(四)已初步達成執行和解方案有望破產和解的。

 第八條  執行法院或執行部門決定移送破產案件,執行人員應移送如下材料:

(一)執行案件移送破產審查移送函、移送破產審查決定書;

(二)執行立案信息表、執行依據、中止對被執行人執行的裁定書、終結本次執行程序裁定書等法律文書;

(三)向申請執行人或被執行人釋明和征詢意見,以及申請執行人或被執行人同意法院移送破產審查的談話筆錄;

(四)執行階段已掌握的執行當事人主體資料、送達地址、聯系方式、授權委托書、當事人工商登記材料等;

(五)執行實施部門已窮盡財產調查措施的相關材料,主要包括但不限于:銀行存款、房地產、車輛、股權等財產,以及向網絡執行查控系統和“點對點”“總對總”查控系統調取的信息及反饋結果;

(六)被執行人涉執案件清單,查封、扣押、凍結財產清單(注明期限),已掌握的會計賬簿等材料;執行程序中財產處置、債權受償或財產分配情況;其他執行情況說明,包括以下內容:經執行法院采取強制執行措施后,被執行人無法清償債務的情況以及關聯案件、案件協調等執行法院認為應當說明的情況;

(七)執行實施部門在執行程序中發現的被執行人及其相關人員隱匿、轉移財產等涉嫌逃廢債行為線索的材料;

(八)執行實施部門認為需要移送的其他材料。

基層人民法院擬將執行案件移送異地中級人民法院進行破產審查的,在作出移送決定前,應將(一)至(八)項的材料報請中級人民法院執行部門,審核同意后由基層人民法院負責移送。

 第九條  執行案件移送破產后,根據案件審理需要,執行法院或執行部門應當發揮執行優勢,協助破產審判部門做好財產查詢、車輛布控、財產騰空拍賣等工作。

(一)對于協助查詢財產,被移送破產的企業法人所涉執行案件在執行系統中有未結案的,所有在辦案件的執行部門均有協助查詢義務,應在收到破產審判部門的委托查詢函件后,30日內反饋查詢結果。

(二)對于車輛查找,可通過破產法院執行部門在執行系統中發起車輛布控,在破產法院無執行案件的,由移送破產的法院執行部門發起。

(三)破產審判部門在審理過程中已決定對法定代表人等相關人員采取拘留等民事制裁措施的,確有需要的,可通過執行部門在執行系統中對下落不明人員發起布控。在破產法院無執行案件的,由移送破產審查的法院執行部門發起。

(四)管理人接管、處置財產存在困難,經破產審判部門審查后認為確實需要執行部門協助接管、騰空等,可移送破產法院的執行部門協助。

上述協助事項,由破產審判部門發函發起。

(五)管理人持受理裁定書及指定管理人決定書前往執行法院辦理財產移交等事宜的,執行法院應當予以協助,并在收到申請之日起五個工作日內予以辦理。

 第十條  依申請破產的企業法人所涉執行案件已全部結案的或者無執行案件的,破產辦理法院可以“執?!弊痔柊l起查詢,不收取保全費用。

依申請破產的企業法人進入破產程序后,破產審判部門發現其財產正在執行程序中處置,破產審判部門可以依法發函委托執行部門或者執行法院處置財產事項,執行部門或者執行法院予以協助。

 第十一條  破產程序中可使用執行案件中的財產評估報告。評估報告超過有效期的,債權人會議決定繼續予以使用的,可以繼續使用。財產狀況清晰的案件,管理人可以申請人民法院在債務人企業執行案件中通過詢價方式確定財產評估價格。

 第十二條  執行程序中已經作出審計報告且審計結論滿足破產案件需要的,該審計報告可以在破產程序中使用。

 第十三條  在執行案件移送破產審查程序中,對于企業法人的財產在不影響債務人重整或和解,或排除債務人重整、和解可能性的情況下,可以在執行程序中先行進行財產變價處置。取得的變價款分配應當在破產程序中依法進行。但對執行財產享有擔保物權或其他優先權的債權人申請優先受償的,可以優先支付。

 第十四條  執行程序移交的擔保物變價款以及破產程序中處置擔保物的變價款,在不影響破產案件審理的情況下,可以視情由金融機構擔保物權人出具承諾書后先行收回全部或部分款項;若涉民生、維穩等特殊情形的,非金融機構擔保物權人或其他優先權的債權人可以提供相應擔保后先行收回全部或部分款項。對于上述人員申請優先受償擔保物變價款的,管理人應及時報破產審判部門核準后予以撥付,不得以報酬未協商等理由拒絕或拖延撥付款項。

 第十五條  管理人對擔保物的維護、變現、交付等管理工作付出合理勞動的,可依法向擔保權人收取適當的報酬。

 對執行程序移交的擔保物變價款中優先受償部分,管理人一般不能收取報酬。但在其他破產財產中收取的管理人報酬不足五萬元的,可以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確定管理人報酬的規定》第十三條規定限定范圍內(即該規定第二條確定的標準的10%以內),與優先受償的債權人協商確定包括管理人報酬在內的破產費用收取與負擔。

 第十六條  本紀要施行前本院作出的有關紀要與本紀要不一致的,以本紀要為準。


對《關于執行移送破產程序的會議紀要(三)》的解讀


 溫州法院歷來重視推進執行移送破產工作。早在2013年,我院就先行制定了《執行程序和破產程序銜接的會議紀要》,第一次提出“切實解決執行程序中企業資不抵債需轉入破產清算所引起的執破銜接問題,充分發揮執行與破產制度各自功能,規范企業退出機制”。在新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出臺之后,為進一步推動解決破產程序啟動難問題,我院于2015年6月制定了《關于執行移送破產程序的會議紀要》(簡稱紀要一),規范執破銜接基本流程,建立推行釋明告知制度和執轉破案件聯合預審機制。2016年6月,我院出臺了《關于執行移送破產程序的會議紀要二》(簡稱紀要二),對財產查詢、財產處置、財產保管等方面的執破銜接相關問題作出規定,探索借助執行程序優勢來彌補破產程序的一些短板,提高破產財產處置效率,進一步促進破產審判工作健康發展。三個紀要實施以來,成效斐然,全市法院共移送執行轉破產案件達2435件,立案1752件,審結1185件。

 當前,溫州法院執行移送破產工作正從“執破銜接”向“執破協同”方向發展。重點是著眼于推進辦理破產便利化和“執行不能”案件有序退出,進一步優化溫州營商環境,著手組織開展“執破協同”工程,著力在執行移送破產的工作格局、協作意識、協同機制上實現新的突破和提升。根據“執破協同”工程的新標準、新要求,同時梳理執行移送破產工作中的新情況、新問題,我們認為,有必要在樹立“立審執破兼顧”格局意識、落實“應移盡移、應立盡立”工作原則、建立執破協同融合機制等方面作進一步的研究完善和推進。

 為此,我院在全面總結三個紀要的做法基礎上,通過召開專題討論會、聽取基層人民法院意見等方式,廣泛征求意見,認真調研,于2020年3月份形成《關于執行移送破產程序的會議紀要三》(以下稱紀要三),并由溫州中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紀要三共16個條文,主要從建立“立審執破兼顧”和“應移盡移、應立盡立”指導性原則、全面啟動執行轉破產程序、探索建立執破法官協同辦案機制、深化執破程序協同工作機制、規范優先權款項支付與管理人報酬負擔等五個方面作出規定。




建立“立審執破兼顧”和“應移盡移、應立盡立”指導性原則。

建立“立審執破兼顧”原則,要求全市法院立案、審判、執行、破產等業務部門要著眼當事人的每個“一件事”,牢固樹立統籌兼顧理念,以糾紛化解的程序融通為導向,充分發揮立、審、執、破全流程各環節功能,努力實現“案結事了人和”三層遞進的高質量標準體系,構建糾紛解決全新工作格局。具體到破產審判啟動方面的要求:在立案、審判過程中發現被訴企業法人存在明顯缺乏清償能力情形的,承辦人員應當引導當事人依照破產法等法律法規規定提出破產申請。執行過程中發現被執行人企業法人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或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的,執行部門應引導當事人申請破產。

 “應移盡移、應立盡立”的原則,要求把符合破產條件的案件都納入到破產程序中來;破產審判部門對于當事人申請破產的案件和執行部門移送破產審查的案件,應當依法進行審查,并對符合條件的案件及時裁定受理。這樣不僅實現一次性和終結性結案,而且能更好公平保護全體各方當事人合法利益。同時通過從“個別執行”到“概括執行”的轉變,充分發揮破產審判功能,精準化解“執行不能”案件的有序退出問題。上述兩個指導性原則是紀要三為整個執行移送破產工作定的總基調。

全面啟動執行轉破產程序。

關于如何啟動執行轉破產程序問題,在2015年的民事訴訟法解釋中的513條、516條已作明確規定。但是目前的司法實踐中,當事人申請啟動執行轉破產程序意愿不高、執行部門工作人員在辦案過程中釋明工作力度不夠等問題還一定程度上存在,導致司法解釋的實施效果并不十分理想,執行轉破產程序啟動難問題仍然存在。為此,紀要三的第3條和第4條分別從執行程序終本結案和執行財產分配兩方面重申民訴法司法解釋第513條、516條規定的內容。從法院執行部門經辦法官履行釋明義務作為終本結案的前置條件和涉企財產分配破產優先兩個方面倡導和督促啟動執行轉破產審查程序,以“應移盡移、應立盡立”的原則切實解決執行轉破產程序啟動難問題。

 紀要三第3條規定,對包含以企業法人作為被執行人的案件,未征求申請執行人或者被執行人是否移送破產審查意見的,不得對該案件以終結本次執行程序方式結案。

 紀要三第4條規定,對被執行人為企業法人的財產,依法不對其適用參與分配制度。除對執行財產享有擔保物權及其他優先權的債權人申請優先受償外,其他按照一般清償原則予以執行,促使債權人啟動“執轉破”程序。其他債權人申請參與分配的,應告知其按“執轉破”程序對執行財產申請破產清償。

 同時,紀要三第5條也對個人債務集中清理作出倡導性規定,試水“個人破產”。

 上述三個條文,是紀要三在堅持 “能執行的依法執行,執行不能又符合破產條件的依法破產” 理念的體現。


探索執破法官協同辦案機制。

建立執破結合合議庭。在紀要一中我們建立執轉破案件聯合預審機制,由預審小組負責執行移送破產程序案件的預審審查工作。為進一步推動執行移送破產審查工作向“執破協同”方向發展,我們在紀要三第6條確定設立由執行部門員額法官和破產部門員額法官組成聯合合議庭審理執轉破案件的工作機制。該機制的建立,旨在通過審理組織上的融合,推動人員力量上、辦案理念上、程序銜接上的協同融合,發揮執行程序和破產程序的各自優勢,使執行移送破產工作更好地協同推進,實現執行程序與破產審判的雙贏。

 在此基礎上,明確執行部門員額法官承辦的案件類型。紀要三第7條規定“長期執而未結的、經過執行審計的、主要財產為抵押財產的、已初步達成執行和解方案有望破產和解的”四類案件,在執行程序轉化為破產程序后,在組成聯合合議庭基礎上鼓勵由執行部門員額法官承辦。主要是考慮到執行部門員額法官對這四類案件的情況掌握全面,有利于將執行程序中已采取的財產處置、財產審計、執行和解等成果銜接延用至破產程序中,避免重復投入司法資源,提高破產案件審理效率。當然,對法律關系復雜、衍生訴訟多等類型案件可以根據需要轉由破產審判部門法官承辦,發揮破產審判部門的專業優勢。

深化執破程序協同工作機制。

 執行程序和破產程序的順暢銜接是做好執轉破工作的關鍵所在,有利于保護各方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保證所有債權人最大程度的公平有序受償,同時可以促進提升破產案件審判質效。就如何順暢執行程序和破產程序銜接這個問題,溫州中院在之前的紀要一和紀要二中都做了很多規定。但是目前還存在移送材料不全、執行協助破產審判的優勢發揮不夠、債務人財產處置效率不高等問題,造成案件審理周期偏長、破產審判效率不高等局面。

 對此,紀要三從對標辦理破產便利化要求、提高破產審判效率出發作出詳細規定。其中,紀要三第8條再次以列舉的方式明確執行移送案件時應當全面收集執行程序中有利于提高破產審判效率的相關材料,避免發生因材料不全而影響破產審判效率甚至造成破產受理法院拒絕受理案件的現象。紀要三第9條規定了發揮執行優勢,協助破產審判部門解決財產查詢、車輛查找布控、人員布控、財產接管騰空等難題,對提高破產審判效率具有重要意義。紀要三第11條、第12條規定執行程序中的執行工作成果(評估、審計)在破產審判程序中的延用問題。紀要三第13條解決財產可以在執行程序中先行處置和優先權款項優先支付等事宜。該機制有利于提升資產處置效率、縮短破產案件審理周期、節約破產費用、推進辦理破產便利化,是本紀要的一大成果。

規范優先權款項支付與管理人報酬負擔。

在破產審判中,針對執行程序移交的擔保物變價款,經常發生管理人以報酬未協商、分配方案未經債權人會議通過的理由拖延甚至拒絕向金融機構等對執行財產享有擔保物權或其他優先權的債權人支付優先受償款的現象,導致了上述當事人不愿意啟動執轉破程序,同時也與保護金融債權、優化地方營商環境的理念相違背。對于這個問題,法律和相關的司法解釋等均沒有明確的規定予以解決。

紀要三第14條特別規定,對于金融機構等優先權人在符合條件時申請支付優先受償款項時,管理人應及時報破產審判部門核準后予以支付,不得以報酬未協商等理由拒絕或拖延支付。

 紀要三第15條,主要解決執行程序中移交的擔保物變價款的管理人報酬收取和負擔問題?!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確定管理人報酬的規定》第13條規定,管理人只有對擔保物的維護、變現、交付等管理工作付出合理勞動的,才有權向擔保權人收取適當的報酬。故該條第二款明確規定管理人原則上對此不應當收取報酬,但規定在可收取的管理人報酬不足五萬元的破產案件中,管理人可以參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確定管理人報酬的規定》第13條限定的報酬限制范圍內,與上述優先受償債權人協商確定包括管理人報酬在內的破產費用收取和負擔。本款規定主要從以下幾個方面予以考慮:1.司法實踐中,很多執轉破案件中財產往往僅剩執行程序中移交的擔保物變價款。這些案件在支付完優先權款項后就無其他破產財產(甚至不夠支付優先權款項),這種情況下如果管理人不能從該部分財產收取報酬,將無法收取任何包括管理人報酬在內的破產費用,將影響管理人履職積極性,勢必對破產案件的審理產生不利影響。2、上述情況中管理人只能申請企業破產援助資金作為破產費用補償,而企業破產援助資金目前主要來源為財政支出。這就產生“財政全埋單、優先權人零支出純受益”的不合理現象。3、執轉破的部分案件中,就是優先權人為了避免在執行程序中其優先受償債權劣后于稅收債權而申請啟動的。故優先權人適當地承擔破產費用(包括管理人報酬)是合理的。



中美日韩毛片免费观看-欧洲美熟女乱又伦av影片-13xxxx中国学生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